公益组织与资本主义的对立,让公益组织陷入财务困境?

余 孟勋0 公益组织与资本主义的对立,让公益组织陷入财务困境? (图片来源:401(K) 2012)

这个问题我想很多 NPO 也搞不太清楚:到底为什幺财务管理对 NPO 而言有这幺难?以下是一些个人看法。

1. 现金帐并非万能

记现金帐,不难;收付款,不难,但为什幺最后还是一团乱?NPO 在规模扩大的同时,收付交易的型态渐渐複杂,现金基础的帐目开始不敷使用,因为有很多应收应付,预收预付要管理,如果又横跨许多专案,複杂程度不在话下,如果没有会计帐,就必须另外用很多 excel 档来手工管制,耗时也未必正确,资料的即时性也低。

2. 不一定有专职会计人员

NPO 的平均薪资较低,具会计专业的人未必会愿意加入,随便找个工作可能都比较好。会计志工则和一般志工有相同的问题:流动性高而且专业程度不一,致使 NPO 的帐务品质无法稳定。

3. 会计也未必能帮上忙

一般来说会计师记的是外帐 2,这个数字未必可用,与 NPO 实质营运状况有时相去甚远。报税,申报主管机关,或是开会员大会,大概都能用,但如果要真正拿数字来管理就恐怕很难了。再者,会计师未必了解该 NPO 的特性,只是按照会计原则和法规记帐,管理上很难提供建言。

4. 读不懂财务报表

有些基础的原则或分析工具是可以利用的。但这样的课程多半要收费,要不然就是讲课的人弄得很无趣,也很难以应用。

5. 预算编製其实具有策略意涵

预算并不是数字填填就好,它应该是 NPO 策略的缩影,以及数据化。首先要讨论出长期的目标,并依重要性及急迫性设定先后顺序,接着再讨论要如何达成。这个 maping 的过程可能需要很多讨论及沟通,并应该获致组织内部的认同,接着才能更往下具体的讨论要有那些专案,或是进行什幺活动或改变,如此一来预算的雏型就呼之欲出了。只要能有稍具财务会计观念的人帮忙建立假设,并检核可行性,一份具有执行可能并具内部控制 3 功能的预算才算是完成。这个工具其实最容易上手,也最容易取得管理成效,但中小 NPO 通常只是虚应故事。

6. 缺乏专案损益概念

各专案收支可以加以注记分类,并产出专案别的收支表(excel 的枢钮分析表即可轻鬆做到)。管销费用则可以合理假设基础予以分摊,如此便可以得知各个专案的执行情形是否有修正的必要,或是对组织整体财务的影响。虽说社会利益很难衡量,但也不能因为很难衡量就不衡量财务损益。

7. 公益团体支出极大化的天职

与营利组织利润极大化不同,NPO 在台湾不仅要符合法规 70% 的支用标準,同时为了极大化社会效益必须运用手头上所有资源,致使财务利润无法累积,而一直在损益两平点上下游走,不仅短期营运常常捉襟见肘,长期有时更危及 NPO 的存续。此外,政府或其他单位补助款如果没用完是要缴回的。

8. 与资本主义是天敌

NPO 在心态上就是跟资本主义合不来,也因此在手段上更难认同资本主义手法,不免有排斥感及不信任感。领域内的工作人员通常也没有受过太多这样的训练,或者换个角度说,资本主义手段嫺熟的人多半已经是成功阶级或在这社会已有一席之地,不太可能成为 NPO 的主力。这些人加入 NPO,多半是已经对既有日常事务感到无趣,或是佛心来着当做消遣,这对整体 NPO 的管理素养提升有时反而有害。

本文授权刊登,原文在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