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谈赋税人权太讽刺

张静:谈赋税人权太讽刺

(记者 李珊/台北报导)韩国史实民主运动改编电影大剧《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道出震撼人心的国家暴力及人权悲剧,票房勇破12亿。台湾陪审团协会理事长张静律师在去年(2017)国际人权日系列讲座中表示,卢梭社约论提到人民把权力交给政府来管理,政府是在帮人民管理社会,管理众人之事,但历经了几百年的实践,人民把权力交给政府,而执法或公务人员,却反过来吞噬人民的权利!张静直言尤其税务单位是很严重的问题,他沉痛地说:「本来所有的权利都是人民的,结果现在回过头来,要谈赋税人权,我觉得蛮讽刺的!」相对财政部长许虞哲之前曾公开表示,若考量租税人权,那乾脆都不要课算了!现今的台湾可说远追不上二百多年前的卢梭。

张静认为公务员要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心态,他提到加拿大是由税务团体或者税务律师来当法官,当自己受过折难,将来才知道该怎幺做,这是人类之间同理心。张静觉得法官就是少了同理心,他说:「等到他将来法官退休了,被税务机关追税的时候,他(法官)就会知道,我保证他(法官)就会知道,他(法官)一样也很难过!」张静更直批:「大部分法官都不懂税,即使当了税务法官还是不懂税,这就是台湾的法官!」

张静提到台湾现今司法制度极不合理的地方,他说:「我曾经查过文献,英国的法官初任法官的平均年龄45岁到47岁,台湾初任法官平均年龄是25岁到27岁!」张静表示:「二十年的人生历练有多少?所以你讲我是奶嘴法官我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是制度上的问题!」他认为学法律的人可以把法官当成最后一个职业,千万不要当第一个职业,当第一个职业太危险了,所有人民都是白老鼠被做实验,去慢慢养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法官,然后就退下来做律师,张静直言,「所以台湾的律师水準绝对比法官高,很多原因来自这个原因,就是把法院当成他历练的场所最后下来做律师!」他觉得这跟世界潮流及世界先进作法完全背道而驰,应该是从律师中去学当法官,台湾却是相反,这是一种司法怪象!

台湾赋税人权不彰,行政法院法官又不懂税,而法官初任平均年龄过低,让百姓空有民主、人权之名,却在制度及环境中遭受重重迫害,虽然电影《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是发生于韩国的史实,但却唤醒台湾人民内心隐隐的伤痛,盼法官及政府官员拿出同理心,并重新温习卢梭社约论,真正为百姓谋福!

张静:谈赋税人权太讽刺

图:张静律师表示,卢梭社约论提到人民把权力交给政府来管理,政府是在帮人民管理社会,管理众人之事,但历经了几百年的实践,人民把权力交给政府,而执法或公务人员,却反过来吞噬人民的权利!

上一篇:
下一篇: